财经看点

首页 > 商贸 > 正文

520看我国花卉进出口新变化

春季是花卉行业最重要的生产和销售季,但在今年疫情背景下,我国花卉市场销售和进出口贸易都出现了一定程度波动。2月14日情人节时,口罩是情侣间最好的礼物;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“520”我们终于可以用鲜花表达爱意。

回顾我国花卉行业发展历程,由于种植技术改进、电商渠道打通、人们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长,花卉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,进出口额持续增长,尤其是出口增长明显,花卉已成为我国具有出口优势的农产品之一。

2019年我国花卉进出口贸易特点

出口增幅明显,进口首现负增长,贸易顺差进一步扩大。2019年,我国花卉进出口总额6.2亿美元,同比增长3.6%。其中出口3.6亿美元,增长14.6%,增幅创近5年最高;进口2.7亿美元,下降8.3%,为近10年首次负增长;贸易顺差9478万美元,较上年扩大2.8倍。

盆栽植物出口增长快,鲜切花进口由增转降。花卉进出口产品分为装饰用花、苗木及接穗和种球三大类。2019年,我国装饰用花出口额1.8亿美元,同比增长6.7%,主要出口品种是以菊花、康乃馨和玫瑰为首的鲜切花、鲜切枝叶、干切枝叶等;苗木及接穗出口额1.8亿美元,同比增长24.4%,主要出口品种是盆栽植物和种苗;种球出口额259.3万美元,同比下降10.6%。2019年,我国种球进口额1.1亿美元,同比下降2.6%,主要为种用百合球茎;苗木及接穗进口额8460万美元,同比下降19.1%,主要为盆栽植物;装饰用花进口额6906万美元,同比下降1.6%,主要进口品种为以兰花、玫瑰、菊花为首的鲜切花、鲜切枝叶和干切花等为主。

越南首次挤入我国前五大出口市场。2019年,我国花卉出口市场遍及97个国家和地区,前五大出口市场是日本、韩国、荷兰、美国和越南,合计出口2.3亿美元,占出口总额的65%。我国对五国花卉出口额均不同程度上涨,对越南花卉出口增幅达223.6%,使其一跃成为我国第五大出口市场。花卉进口来自66个国家和地区,前五大进口来源地为荷兰、日本、厄瓜多尔、泰国和智利,合计进口2.1亿美元,占进口总额的80%。除自荷兰进口额保持平稳外, 自其他四国进口额均明显下降。

广东出口增速快,进口仍集中在流通和消费中心地域。2019年,我国主要花卉出口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为云南、福建、广东、浙江、上海,其中云南出口额8602.9万美元,同比增长10.3%;福建出口额8306.1万美元,同比增长22.8%,增势明显;广东出口额8244.8万美元,同比增长40.8%,为增长最快省份。进口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主要集中在云南、浙江、广东、上海和北京,均是我国花卉生产、流通集散地和花卉消费中心,其中云南以进口额7994.7万美元位居第一。

疫情下的花卉进出口贸易

随着疫情全球蔓延,各国公共活动和庆祝活动减少,对花卉的需求受阻,全球范围内的花卉进出口贸易也受到了冲击。疫情对我国花卉进出口贸易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出口增速放缓、进口大幅下降。2020年一季度,我国花卉贸易总额1.4亿美元,同比下降12.5%。其中出口1亿美元,同比增长仅1.3%;进口3968.7万美元,同比跌幅达35%。作为对照,2018年和2019年一季度花卉出口额分别增长12.3%和25.5%,进口额分别增长27.8%和下降8.9%。

出口由日韩等传统市场转向东南亚新兴市场。我国传统出口市场如日本、韩国、美国等国受疫情冲击,花卉进口需求下降,2020年一季度,我国对三国出口额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了7.2%、12.1%、23.5%;出口目的地转向受疫情影响较小的东南亚市场,对越南和缅甸出口额分别增长了88.3%、383.8%。进口方面,因我国鲜切花市场遇冷,自日本、荷兰、厄瓜多尔、泰国等主要进口来源国进口额均下降,自厄瓜多尔进口下降61.8%,为最大降幅。

云南、广东出口领跑全国。主要出口地区中,仅云南、广东两省实现了出口增长,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分别增长9.8%、16.3%;福建、浙江、上海出口额同比分别下降6.1%、1.7%、15.3%。进口方面,各主要进口地区进口额同比皆下降,最大降幅为北京,达64.1%。

目前,国内疫情的负面影响正在消退,花卉市场逐渐复苏。刚过去的5月10日母亲节,花卉市场生意火爆,销售量较上年同期有所提高。520将至,预计又将迎来一个销售高峰。全球需求的稳步恢复将大大提振花卉进出口贸易,但仍需一些时间,让我们静待花开。
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信息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。